羽坛风云

记者许绍连报道)同球王马拉多纳的告别赛没完没了一样,丹麦羽球名将拉尔森似乎也总是难说再见,本来已经说好了要把悉尼奥运会作为自己羽坛生涯的最后一站,但在一露面便输给了孙俊之后,这个有着“羽坛绅士”之称的前奥运冠军又将告别赛推到了10月底的丹麦公开赛,结果又同样是首轮便败在了中国选手肖辉的拍下。如今,已经销声匿迹了好几个月的拉尔森又突然告诉国际羽联:既然我已经入围大奖赛总决赛?那么我还是参赛吧!

大奖赛总决赛应该是你在羽坛的最后一次出现了,此时此刻,我们所关心的是,从事了羽毛球运动这么多年,它是否就是你儿时便有的选择?我是5岁时就开始学打羽毛球了,算来到现在已有30年时间了,但我要说,羽毛球最初对我来说在刚开始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,都仅仅只是一种业余爱好。我的母亲曾是丹麦排名前10位的羽毛球选手,受她的影响,我打起了羽毛球,但直到15岁时我第一次夺得了全国冠军,羽毛球对我来说仍然还只是一种爱好。

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全身心投入到羽毛球运动之中的呢?我18岁时师范毕业并开始了教师工作,虽然我的学生往往只是比我小几岁,但我们相处得一直非常愉快,我们互相尊重,我的学校也支持我从事羽毛球训练,每周只为我安排15个小时的工作,这让我可以有相对充裕的时间进行训练。

那么,在15年的职业生涯中,你记忆最为深刻的又是什么呢?当然是1996年夺得亚特兰大奥运会的冠军。在前往亚特兰大之前,我的感觉并不好,因为我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在受着伤病的困扰。但在亚特兰大进行了几场训练课后,我的感觉变得越来越好了。夺冠后,有一个细节我记忆特别深刻,我兴奋得撕破了自己的T恤,而在我刚刚投身羽毛球运动的时候,T恤对我来说还是一件“奢侈品”,由于没有足够的T恤,当时我只好将当天汗湿的T恤放在烘干机烘干,以便第二天比赛时穿着。在决定退役后,我还为一件事感到骄傲:丹麦有史以来只夺得了41块奥运金牌,而其中的一块便是我贡献的,这也是唯一的一块羽毛球金牌。

你是否又有遗憾留下呢?我想,如果给我另一次机会,让我重新学习羽毛球的话,也许我会换一种思维,当初也许是因为没有哪位教练能够看得上我的缘故,在相当长一段时间,我是没有教练的,而在训练,我也往往只是为训练而训练,却没有想到其实训练时也是需要用脑的。因为这种缘故,我浪费了不少时间,也走了不短的弯路。

退役后,你有哪方面的设计与打算?首先,丹麦电信为我提供了财务经理的位置,为了胜任这项工作,我还必须度过9个月的学习期。在此期间,我每周需要工作30个小时。其次,我将在住家附近的一家小型的羽毛球俱乐部担任教练,负责培养年龄在10至16岁之间的孩子。另外,我和丹麦羽协还有一个初步的意向,即出任国家队单打项目的助理教练。当然,退役后我最大的心愿还是照顾好妻子和孩子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